av小视频软件

事情解决的还算圆满,没有造成什么伤亡,墨非就将单美仙和单婉晶母女带回了江都行宫。

至于东溟派的飘香号,以及飘香号上面的人手,则全被扣押了。

如果不是因为东溟派的驻地远在琉球,这会儿也早就让墨非给封了。

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单婉晶怒气冲冲的问道。

她此时和单美仙都跟在墨非的身侧。

不过年轻气盛的她,显然不如单美仙的城府,不爽墨非的强制,直接爆发了出来。

“我能干什么?”墨非叹了口气,道:“还不是望着你和美仙好。”

“以前你们母女俩固守东溟派,那是没有办法……可是现在,全天下哪里还有值得你们母女俩牺牲终身幸福的事物。如果你们非觉得以后没有一点权势,会感觉到仿徨,那我以后将整改阴癸派的重任,交到你们手中可好?以后美仙就是新阴癸派的掌门,如何?”

单美仙终于有了一点情绪波动,她似乎很诧异墨非的话语,道:“谪仙莫不是在开玩笑?”

“这当然不是玩笑!”墨非轻笑,道:“相信我,这点小事,我还是能够做主的。”

“阴癸派早已经走上了离经叛道的路,不符合天下人的价值观,原本是应该取缔的,不过念在……的面子,方才给予阴癸派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单美仙沉默少许,道:“我听说阴癸派这一代传人,婠婠,乃是不世出的奇才,可堪称阴癸派立派以来之最,有望勘破天魔功第十八层……”

私房悠悠的静谧时分

墨非摆了摆手,道:“婠婠是个武道天才不假,但是她却根本不是管理天才。让她作为门面,扬阴癸派的威名,才是她的归宿。真把阴癸派的一切交到她手里,怕是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。”

作为管理者,当然是要够世俗,够圆滑,拉的下脸面。

婠婠的性子太高傲了,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傲气,根本弯不下腰。

如果不论武力值,祝玉妍的弟子之中,恐怕荣娇娇都比婠婠适合当阴癸派的掌门,更不用说白清儿了。

按照既定的命运,婠婠除了培养出毁灭掉阴癸派的明空,还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成就?

“美仙你就不一样了,掌握东溟派这么一个掌握天下大量兵器交易的门派,简直是在钢丝上跳舞,稍不注意身后就是万丈悬崖,却仍能坚持到现在,实在是难能可贵!”

“所以由美仙你来整改阴癸派,担任新阴癸派的掌门,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意见。”

于祝玉妍而言,婠婠虽然是极好的传人,但是距离她亲生女儿的单美仙,肯定还是会差那么一丝。

于婠婠而言,她并不是权力**太过旺盛之人,对祝玉妍的敬爱,甚至胜过对武道的追求,让位于祝玉妍的女儿,想必她也没什么意见。

至于其他人……就无关紧要了。

“墨叔叔,你回来了!”

在皇宫走了不久,如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墨非回来的消息,贼头贼脑的从看了看周围有没有她母后的身影后,就跳了出来。

“是如意啊!”墨非笑着应道。

“嗯!”如意蹦蹦跳跳的跑到墨非的面前,道:“我找你好久了,都没有找到你。找到凤儿姐姐问了下,才知道你出去了。”

在杨广死后,墨非对于萧后和如意一些隐性的限制,直接就放开了。

两人在皇宫之中,就像真正的皇后和公主,什么地方都能去,什么都能玩,百无禁忌。

“墨叔叔,她们是谁啊?”如意好奇的目光,打量着单美仙和单婉晶。

“她们是东溟派的东溟夫人和东溟公主,陛下召见她们有事,于是遣我去找人来。”墨非微笑着说道。

“哦!”如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道:“是这样啊。”

“陛下急见她们,如意你还有什么事吗?没有的话,那我就去见陛下了。”墨非道。

“还……还有一件事……”如意急忙道。

“什么?”

如意吐了吐舌头,拿出自己又玩没点的智能手机,还有一个超大容量的充电宝,道:“墨叔叔,它们……又没电了。”

墨非哈哈一笑,袖子一挥,如意手中的东西就消失不见,道:“小事一桩,傍晚时分,我就差遣人给你送来。”

虽然墨非已经答应了萧后,尽可能的远离如意,但是小萝莉早已弥足深陷于电子机械,难以自拔。

就跟个现代网瘾少年一般。

在她手里面的还有电还好,一旦没有了……那简直仿佛置身于地狱一般,狂躁不安。

在跟如意为此闹了好多次后,萧后也不得不放开对如意的限制,生怕如意为之做出自杀什么之类的事情……

墨非也有些后悔,似乎当初就不该让如意见到手机等事物。

“谢谢墨叔叔。”如意小萝莉甜甜一笑,再次好奇的打量了墨非身后的单婉晶和单美仙一眼,蹦蹦跳跳的离开了。

单美仙看着如意远去的身影,道:“她是……”

“如意公主,杨广最宠爱的女儿。”墨非道。

“你侵占了杨广的江山,还让他的女儿对你如此依恋,真是好手段啊!”单婉晶忍不住讽刺道。

就是这混蛋,遣人打破了她东溟派和李阀的交易,全天下通缉东溟派的人手,没收东溟派的产业。

更是把她和母亲强行拽到了皇宫之中。

然后还打着为了她和母亲好的名义……

根本不问我们母女俩是不是需要……

单婉晶觉得,如果没有这个混蛋插手,她和母亲能够活得更好。

“你可知道如果没有我,江都早就走上了灭亡的旅途,而她和萧后剩下孤儿寡母的,命运会走向何方?”墨非看了单婉晶一眼,笑吟吟道:“灭亡的王朝公主、皇后,大约是怎么样的命运,婉晶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那这么说,她和萧后还应该感谢你喽?”单婉晶冷笑道。

“感谢就算了,我这人一向不慕名利,做好事不留名的。”墨非淡淡笑道。

单婉晶:“……”

……

“果然如你所说,天刀早已经晋入了大宗师境,给我一张高深莫测的感觉,同为大宗师境界,我完全没有把握能够拿下他。”祝玉妍风尘仆仆的回到了江都行宫之中。

她给寇仲提亲的事情,圆满成功。

天刀也并非迂腐之人,非要固守和李密的盟约不可,而是答应了和墨非的结盟。

毕竟争霸天下,需要付出的代价太重,让宋阀也压上了整个岭南的命运,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个人意志就能够左右的。

见识过寇仲处的科技成就,天刀没有选择坐视江都方面和瓦岗军分出个生死,再押注。

他已经答应了,岭南出兵,协助寇仲一同南方,再图谋天下。

在天刀和墨非的意志之下,寇仲和宋玉致意愿,已经不重要了。

事实上,墨非临到头,也没有收到寇仲抵死不愿和宋玉致结亲的消息。

“其实你也给了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”墨非笑着搂住了祝玉妍的柳腰,咬着她的耳朵,轻轻的说道。

祝玉妍:“……”

“滚!”祝玉妍一把推开墨非,白了他一眼。

人家跟她说正事呢,他却动不动就飙车。

墨非浑不在意的笑道:“几十年前,他就是和石之轩并列的双子星,世间最天才的人物,宗师圆满级别高手,这么多年过去,他要晋入不了大宗师境,才是真的奇怪。”

“你的天魔功虽不凡,可是宋缺舍刀之外,再无他物的刀道修为,追求极致的破坏力,论起战斗力,哪怕是同境界,都要高你些许,更何况他至少比你早十年晋入大宗师境,所以你弱他一筹,完全合理。”

祝玉妍不爽的看了墨非一眼,道:“说的我好像有多弱似的,哪怕生死拼杀,我可能不是宋缺的对手,但是他要想杀我,也绝对会付出极惨重的代价,等同于同归于尽,又有什么差别。”

“或许吧。”墨非笑了笑,抱着祝玉妍的娇躯,道:“小别胜新婚,别去说宋缺怎么样了,我可想你了……”

“行了吧你,一天到晚,脑子里面就只想着那点事,练功练功练功的……”祝玉妍没好气的推开了墨非,道:“我今天可没有心情陪你练功了。”

“又怎么了?”墨非眨了眨眼睛,道:“说得好像你在没有解决梵清慧这个宿敌之前,没有缠着我整天练功似的……”

祝玉妍咬着银牙,狠狠的瞪了墨非一眼。

平复了一下情绪,祝玉妍面露复杂之色,道:“美仙和婉晶她们的事情,我在回来之前,也知道了。”

“你都知道了啊?”墨非一笑,道:“我原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!”

“她们如今还好吗?”祝玉妍叹了口气。

当初之事,她现在想来,仍时时痛彻心扉,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吃的话,她付出一切都愿意买来一颗。

可惜没有……

她昔日满腔心思都放在了光大阴癸派之上,因而对单美仙的关怀太少了,方才铸成了大错。

在单美仙出走琉球之后,表面上她不为所动,断绝了和单美仙的母女关系,可是午夜梦回之事,又怎能不为单美仙担忧。

只是以前她也过得很苦,阴癸派在慈航静斋的打压下,只能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,做阴影下的硕鼠,根本拿不出额外的精力,再去关注单美仙。

不过现在不一样了,慈航静斋已然覆灭,梵清慧直接成为了她的侍婢,随便欺负。

她已经不需要在把全部的心血放在阴癸派上,可以腾出手,来整理自己的事情。

因此,怎么弥补自己伤害的女儿,就提上了祝玉妍的日程。

“还可以啊!”墨非道:“美仙武道修为宗师境,样貌依旧保持着双十年华的女子模样,和你都差不多。婉晶的话,武道修为先天境,方才十六岁,更是花儿一般的年纪。”

“我欠她们母女俩的……太多了!”祝玉妍又忍不住长叹了口气。

到了现在的境遇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单美仙和单婉晶。

“当初你做的事情,的确有点太过分了。”墨非拉着祝玉妍的素手,道:“不过几十年过去了,很多东西都已经物是人非,美仙也不是昔日的青葱少女,她也是当了母亲的人,成熟稳重多了,以往的事情,未必不能往事随风,都释怀开了。”

毕竟当初的事情,主要责任人不是祝玉妍这个当母亲的,而是边不负那个畜生。

祝玉妍当初也对单美仙非常看重的,重视程度只怕还要胜于今日的婠婠,她把她当成了对抗慈航静斋的阴癸派下一代传人,在单美仙天魔功刚刚晋入第十六层的时候,迫切的希望她更快晋入第十七层,甚至第十八层,又怎么会舍得单美仙破身,以至于天魔功不能再寸进?

谁能知道边不负色胆包天,竟然敢在那种时候,对单美仙出手……

祝玉妍也因此当时也是左右为难,一边是被自己气死的师父的……一边是女儿……她能怎么做?怎么做都是错……所以她什么都没有做……

单美仙对自己的母亲绝望,方才脱离了阴癸派,遁入了东溟派。

“只要你怀着一颗真心,在接下来的时光和美仙好好相处,我相信美仙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。”

“事情像你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……”祝玉妍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,道:“我自己的女儿,我还能不知道?她自小性子就随我,执拗、顽固、倔强,绝对不是善于宽恕的人。凡是认定了一件事,那么这辈子几乎都不会改变。”

“在恨我这件事上,恐怕今生,她也改不了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墨非无语,道:“你还知道自己是什么狗脾气啊……”

心中忧心单美仙和单婉晶,祝玉妍也没有心思和墨非打嘴仗了,只一个劲的唉声叹气。

墨非想了想,认真的说道:“很多事情,你迈出的步伐不非得很大,只要你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,就行!”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