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色视频试看一分钟

神京城外有一座十里长亭,其也许是整个西北见证离别最多地方,自神京城离去的人儿都会在此处送别,但是就算此处长亭经历了无数爱恨离别,它也从未经历过,大夏王朝,双王之间的战斗。

两只从天而降的手掌,如同天穹巨人所伸出的双手,其上的每一根凸起的青筋,甚至连手掌处厚厚的老茧都清晰可见,但是整个手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纹路。

掌缘生灭大宗师,手掌无纹,因为其可以开始主宰自己的命运。

但就在手掌抓住马车的那一瞬间,一个血红色雷霆光罩直接出现在马车的周围,将巨大的马车整个罩住,并与天空之中抓取而下的手掌剧烈相撞,顿时发出一阵霹雳啪拉,刺耳的鸣叫声,一道道血红色的雷霆,像是一条条电蛇,不断沿着手掌向上攀爬,狰狞可怖。

“江玉,整整五十年过去,你还是这般糊涂和执迷不悟,现在无极大哥不在,那今日就由我就将你活活打醒。”

天空之中,西蛮王化作一个黑点直冲而下,直接右手化掌为拳,一拳打在红色雷霆光罩之上。

夕阳的微光之下的十里长亭,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,就连神京城都清晰可闻,大量民众纷纷端着饭碗,从家中走出,看向远处,面露疑惑。

光罩之内的马车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闷响,然后向四面八方炸开,露出了其内的景象,白发向后飞舞,黄绿衣袍猎猎作响的北安王,将一众莺莺燕燕都拦住身后,张开嘴,同样开口道:

“清醒,我一直都极为清醒,你我都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,现在谈什么何清醒不清醒,是不是太晚了一点?”

北安王右手虚握,一柄极为巨大的血红大戟直接出现,大戟极为巨大,其上血色雷霆闪耀,握住,挥下,狠狠砸于地上。

大地开裂,一道道血红雷霆之柱像是喷泉一般,一根接着一根从地下射出,直冲西蛮王而来。

“你也知道你即将入土,你死了倒是无所谓,但是你就不替你江氏一族后辈的想象,有何脸面面对这大夏之人?”

双麻花辫文艺范美女肤白貌美森系装扮手持鲜花图片

话音落下,西蛮王发出一声怒吼咆哮,整个身开始往外膨胀,刹那间化作一尊莽荒巨人,然后双拳狠狠砸下,血色雷霆缠绕其身,随后被拉扯而出,扯断。

“大道浩瀚,世间无情,时代接着一个时代交叠更替,试问五十年之后,何人可记得我这小小的北安王,我江氏的后辈,自会有他们自己的活法。”

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的爆裂之声不断响起,大地瞬间面目非,并且还在不断向外扩散,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十里长亭。

一面银白色的重盾被立于长亭之前,形成一道光墙,将所有的气势和破坏部阻挡,与此同时,一道清丽的声音自长亭内响起。

“太后娘娘懿旨,西蛮王,北安王,镇海王三位王爷,如若抵达神京城,无论多晚,立即前去凌波殿,不得有误。”

听到老太后三个字,剧烈碰撞的气势刹那之间消散的无影无踪,仿佛从未出现过,随后一位穿着兽衣和一位花花绿绿衣裳的老者身影,同时出现在长亭之内,异口同声地开口道:

“请带路。”

夜色降临,整个神京城四方城门缓缓被向上拉起,原本围聚在城门处的好奇民众由于三王迟迟未至,早已散去,所以在捧日,幽翅,神卫三标上四军拱卫之下的大夏三大藩王,就这样,在城门拉起前一刻,悄无声息地进了京。

整支队伍,并未前往招待贵客的太行宫或者各自在神京的府邸,而是直直穿过整个青龙大道,再穿过神京城中央的白玉大道,驶进了夜幕之下,灯火闪耀的白帝宫之内。

凌波殿,偌大的正殿内寂静无声,只有成千上万根蜡烛悄悄燃烧,使得整个空间极为亮堂,宛如白昼。

烛光照耀在一位端坐于案桌之前的人影脸上,比数月之前面色红润许多的老太后,面无表情,此时已是深夜,但她并未和往常一样斜靠于躺椅之上,而是坐的笔直,不怒自威。

凌波殿的大门大开,并未关闭,这预示着老太后的意志极为坚定,今日无论这时辰有多晚,她都必须见要到这三位大夏番王。

终于,月上中天之时,三道人影携着大夏西北的寒意缓缓踏入殿内,随后在端坐的老太后面前直接跪下。

“这么多年未见,各个在封地是不是都很滋润,是不是都忘记了规矩?”

淡淡地声音响彻在整个凌波殿内,忽然老太后抬起手,一把掌拍在案桌之上,发出一声乍响,平地响起一声惊雷,继续开口问道:

“江玉,终黎野,尔等说,是也不是?”

下方跪地的二人听后,赶忙向前伏地,齐齐开口道:

“不敢。”

“不敢?尔等敢的很,要不是老身我先派人在那候着,尔等是不是要一路打到神京城,然后把这沿路的地面都打到稀巴烂?尔等出去了半辈子,就不把赵氏一族放在眼里?”

北安和西蛮两王将头死死抵在地上,声音从下方传出。

“烟姐姐恕罪,绝无此意。”

“神京城是大夏的帝都,尔等作物大夏藩王竟敢在城外上演武行,你让天下人会怎么想,上个在神京城动手的人是太阳帝国所谓的神,但是他死了,谁杀的你们应该心里有数。”

老太后说完之后,原先跪地的镇海王老太太站起身来,走到其身边,轻轻开口道:

“好啦,烟姐姐,您别生气,这两个糙货的脾气五十年前就这样,而且我在边上看着,不会让他们打太久的,咱们几人如此之久未见,您就饶了他们这一回。”

老太后原先肃穆的脸,随后逐渐缓和下来,摆摆手,继续开口道:

“罢了,都起来吧,我是想给他二人提个醒,我那个孙子,重规矩,特别是温玉,你这些年干的那些名动天下的大事,也传到了我的耳中,所以,都给我收敛一点。”

“烟姐姐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那么好看。”

镇海王老太太的夸赞声响起,老太后轻轻一笑,拍拍手,对着外面喊了一句:

“送点桃花酒进来,我们这一辈的人,现在还活着的没几个了,晚上就好好聚聚,可惜我家的那个男人不在,而且徐胜也去了无尽山。”

随后一位位宫女鱼贯而入,手捧着道宫桃林特贡的桃花酒,数量之多,几乎将白帝宫这几年的存货都拿了出来。

凌波殿内顿时酒香四溢,老太后抬起酒杯率先喝了一口,平日里年事已高的她是不允许饮酒的,但是今日不同,因为对于在坐的这些人而言。

也许下次再喝酒之时,就到了九泉之下。

“江玉,你和我滚到偏殿去换身衣服,花花绿绿的我看了碍眼!”

北安王一言不发,在宫女的带领之下,转身去了偏殿。

天才本站地址:.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