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污无限观看app无限制

狒狒王与叶凡,一人一兽在一颗果树上进行着激烈的战斗,一个想要直接撕碎对方,将其扔下果树,配合着族群将其大卸八块;另一个则是靠着强大的求生欲一直坚持到现在,叶凡不会认输,他已经决定在这荒岛上生存下去,以后也许还会遇到狼虫虎豹,怎么会输给一只狒狒?

“吱吱!”

狒狒王的优势在于人多势众,被头领一指挥,其他狒狒们开始不断投掷杂物,狒狒王趁着叶凡保护自己的时候,不断向上攀爬,距离这个可恶的人类越来越近了!

叶凡此时也露出了笑容,双方都在算计自己,猎人和猎物的角色随时都会对调!

狒狒王率先出手,它锋利的爪子直接抓向叶凡的小腿,想要将这个可恶的人类直接拖拽下来,叶凡冷笑一声,他将手中的竹箭对准狒狒王的爪子刺了过去。

“吼!”

看着扎在自己爪子上的竹箭,狒狒王怒吼一声,立刻将要拔除,但是它却没想到那渺小的人类此时接着惯性,一脚踩在了竹箭之上,硬生生的将竹箭贯穿了它的爪子!

“畜生,不是想打么?我满足你!”

叶凡此时也是恶向胆边生,这个时候不拼命显然不行,狒狒王一直占据着优势,狮子搏兔尚尽力,这厮却犯了灵长类都会犯的错误——轻敌!

消防斧迎着狒狒王的头部劈去,叶凡此时已经顾不得是否在树上,他使劲浑身的力气,一斧子劈下,狒狒王也被其打得落下了树,“艹泥马的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
如果这一次没有杀死狒狒王,叶凡已经落在了树下,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狒狒们的围攻!

可惜一切没有如果,叶凡赌赢了,他身上下的力量直接将狒狒王的脑壳劈碎,看着首领惨死,正所谓树倒猢狲散,狒狒们立刻尖叫着四散而去,叶凡此时大口喘着粗气,他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狒狒王手里逃出生天!

粉红色的喵少女

其中有一个环节出现偏差,叶凡现在应该已经是荒岛上的一具尸体了!他先是用吼声挑衅了狒狒王,让其贸然对自己发起突然,然后利用竹箭刺伤对方的手掌,最后拼劲身的力气,来了招力劈华山!

看着狒狒王的尸体,叶凡放声大笑,至少在第一次与野兽的交锋中,他笑到了最后!一直想给柳梦雪和沈梦做床被褥,苦于之前他都是狼狈逃窜,就是杀死了两只狒狒也不敢带回去毛皮,这次可好,如同小牛犊般的狒狒王,毛皮足够做床被褥了!

拖着那支狒狒王,叶凡仿佛自己是这片森林的王者,但是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,要是在平地上与狒狒王单挑,那他必败无疑,现在成为尸体的不是他,只是因为他占据了天时地利而已,“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!”

刘凯自从丢下叶凡跑路后,没过多久就跑回了山洞,此时沈梦和柳梦雪在晾晒采摘的蔓越莓干,而蒋思梦则是苦逼的负责着山洞的卫生,“你们看我打来了什么猎物!”

晃了晃手里的野鸡和苹果,刘凯开始嘚瑟起来,蒋思梦第一个响应着对方,“凯哥,这不是野鸡么?你太厉害了!今天我们可有口福了!”

“刘凯,叶凡呢?为什么你们两个人出去,只有你一个人回来?”

“没错,叶凡去哪里了?”

见到沈梦和柳梦雪发问,刘凯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,使劲挤出几滴鳄鱼的眼泪,“我跟凡哥遇到了狒狒群,那里可是有十几只狒狒啊,还有一只狒狒王!凡哥为了掩护我,跟我跑散了,呜呜呜!”

“现在凡哥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,毕竟没有人能够在十几只狒狒的围攻下活下来吧!”

“我们还是节哀顺变,先把野鸡料理了吧!”

看到刘凯的样子,哪里有半点悲伤,恨不得当场开瓶香槟庆祝叶凡的死!

“你放屁!肯定是你见死不救,害死了叶凡!”沈梦此时拿着瑞士军刀就要找刘凯拼命,却被柳梦雪拦下,现在她们两个女人跟对方起冲突,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梦姐,你相信叶凡会那么容易死么?反正我不相信!”不管柳梦雪是为了暂时稳住沈梦,还是发自肺腑,这句话都让山洞外偷听的叶凡心中为之一暖。

刘凯此时却已经眉飞色舞,没有了叶凡牵制他,他就是这个山洞里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人,他还需要怕谁?

“我说你们两个别他吗为了一个死人唠唠叨叨了,赶紧去把这野鸡给料理了,凯爷我饿了!”

沈梦此时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凯,这还是那个对叶凡溜须拍马,对着自己跟奴才一样谄媚的人么?

“你说什么?你刚才是在指挥我?”

刘凯此时一脚踢翻了水桶,“你他吗没听见我说的话么?我就是指挥你了!”

“现在叶凡已经死了,你还想跟之前一样当个女主人?艹!别做梦了!”

“告诉你就算叶凡活着,我刘凯也不怕他,老子迟早弄死他!”

“也就是他运气好,先被那些狒狒撕碎了,否则老子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此时一阵脚步传来,紧跟着是拖着重物的声音,看到叶凡衣服上沾满了鲜血,以及他拖着的那只狒狒王,众人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!

沈梦和柳梦雪两人差不多是喜极而泣,沈梦更是抢先一步,扑进了叶凡的怀里,“臭弟弟!你怎么才回来,姐姐都以为”

“叶凡!哼,我就知道好人不长命,祸害存千年,你一定不会有事!”

码的,这小妞说出关心自己就这么难?

叶凡对于柳梦雪的反应也已经习惯了,这也许是对方能够说出最动听的“情话”了吧?他有些自恋的想着,不过相对于两女高兴的神情,刘凯的表情则更加精彩,仿佛吃了翔一般难受。

刘凯茫然无措,不知该将手放在哪里,只能讪笑两声,“凡哥,你没死?”

“你很希望我死么?呵呵!”叶凡一脚蹬向刘凯的小腹,加上刚杀死狒狒王的气势,光是看到叶凡的双眼,就已经将刘凯吓得胆寒,当然就已经跪地不起,更是呕吐不止。

“啪!”

叶凡一巴掌甩在刘凯脸上,对方此时已经痛哭流涕,不停地磕头,“凡哥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!那个时候我真的被狒狒吓死了,我只是跑了,并没有想加害你的意思啊!”

看着刘凯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,叶凡可没有半点怜悯,他当时可还在苹果树上,你刘凯要跑也得等两人都落地再跑吧,留一个人在树上,这不明显将他献祭给狒狒群了么?

这种鬼话也就拿来骗骗柳梦雪!

“叶凡,你看我干什么,我可没有相信他的鬼话!”柳梦雪意识到叶凡的眼光,随后又补充道,“但是我不建议你杀了他!你别误会,我并没有偏袒他的意思,只是我觉得你不应该为了这样一个人背负人命!”

“没错,柳总说得对啊!凡哥,你就当我是条狗,是坨屎,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,求求你了凡哥!”

刘凯此时更是重重地磕了三个头,看得蒋思梦心里很不舒服,她选择的男人怎么会如此窝囊!

“好弟弟,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人让自己背负杀人的压力,我同意小雪的话!”沈梦拉着叶凡的胳膊,感受到对方情绪的激动,她不断想办法安抚着叶凡,“小雪的身体刚刚好,你不是要为她炖鸡汤么?还要给我改善伙食,这些你都忘记了么?”

听了沈梦的话,叶凡才回过神来,刘凯这厮就算跑路都没有忘记拿着野鸡和那些个苹果,果然是个饭桶!

“以后刘凯的食物减半!”叶凡做出了最后的决定,不让对方吃饱,让他的体力一直跟不上,也避免了自己出去打猎时,沈梦和柳梦雪会受到对方的威胁。

刘凯此时乐得不行,又给叶凡跪下,“感谢凡哥!以后我一定好好表现!”

随后刘凯回到自己的窝棚里,仿佛一条狗一样,没有叶凡的命令,他绝对不会出来。

叶凡开始料理这支野鸡,鸡腿,鸡翅和鸡脖子留着做烧烤给沈梦改善伙食,而其他部位则被叶凡留着给柳梦雪煲汤,感受着叶凡的认真,柳梦雪心中感动,“叶凡,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,因为我根本不能报答你我又笨又懒,而且也不会在荒岛上生存的技能根本就是个累赘!”

“傻妹子,小凡弟弟要是嫌弃你,才不会冒着大雨外出给你找药退烧呢!”沈梦笑着说道,“你拖进来那只狒狒要怎么料理?不会是让我们吃肉吧?我可听说那玩意的肉很酸!”

被沈梦这么一提醒,叶凡才想起来,还有只狒狒王的尸体要料理,好在他有的是时间,“这么久你们都没有被褥,它的毛皮,我给你们做成被褥,至少睡觉也能舒服些,至于其他肉,我们腌制起来保存,至少以备不时之需!”

“今晚就让他们两吃狒狒肉!鸡肉哪有他们的事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