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快猫

   杰森瞪着林萧,心中翻江倒海,突然有些后悔得罪这个强大的华夏小子。

   可惜,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   此时此刻,杰森高大的身躯,在林萧面前都似乎变的渺小了。

   林萧又往前跨了一步,缓缓拿起手中的小锤,杰森急忙后退,差点没站稳摔下悬崖。

   眼看林萧真要动手,陆松憋不住了,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来,大叫道:“林萧!不要杀他!”

   杀了杰森,就相当于跟阿里苏彻底开战,到时候就算陆松想保林萧都做不到。

   林萧头都没回,更没去搭理陆松的劝告,直接手起锤落。

   血光四溅。

   咔嚓!

   天空一道惊雷劈下,映出杰森惊恐的表情,随后就看到他的脑袋,滴溜溜飞上天,被林萧一把抓住。

   无头尸体晃了晃,往后退了一步,直挺挺跌下悬崖。

   随意将杰森的脑袋装入放矿石的袋子,任凭它不断流下血液,神情淡然地慢慢回头。

   心事少女

   高站在悬崖边的林萧,身材挺拔气息沉凝,就像一尊魔神,全身上下都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威严,让人不自觉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   “,把杰森杀了?”陆松无法相信地张大嘴巴。

   “杀一条狗而已,怕什么?”林萧淡淡说道,直接越过陆松,走向那些已经勉强爬起来,却不敢逃走的囚徒。

   杜春与陆松交换一个眼神,两人同时苦笑,这下惹上大麻烦了。

   “们都过来!”林萧指着那些蛋都差点被踢碎的囚徒,沉声喝道。

   这帮人不敢不从,眼看杰森都被杀,而守卫竟然都不管,他们害怕林萧痛下杀手,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打算,听话地汇聚过来。

   “今天晚上我跟杜春的任务们包了,”林萧算计一下时间,沉声道,“一个小时之内,把任务品交上来,否则杰森就是们的下场,听懂了吗?”

   WHAT?

   众人一脸愕然。

   替们完成任务?

   我们自己的任务都够呛完成,如果帮了二人,十有八九今晚不用睡了。

   “怎么,有意见?”林萧目光一寒,作势欲打,一帮人吓的赶紧缩后。

   这一刻,他们都明白,如果不替林萧完成任务,十有八九会步了杰森的后尘。

   哪怕他们平时在怎么凶残,此刻也像是乖宝宝一样不敢有任何违背。

   “一个小时!”林萧伸出一根手指,再次重申道,“从现在开始,到了时间完不成,别怪我下手无情!”

   众人脸色微变,再不敢耽误时间,匆匆忙忙地转身朝矿区冲去。

   过去,这种让别人采矿之事,都是他们逼迫其它人去做的,没想到风水轮流转,今天轮到了他们。

   目瞪口呆的杜春连走路都快忘了,直到大雨突然停歇,环境倏地安静下来,才若有所思地冲向林萧,结结巴巴一副不会说话的样子:“林,林大哥,把杰森杀了——还让他的打手去给我们采矿?”

   “怎么?”

   “我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真的是做的吗?”杜春仿佛不认识林萧似的,眼中透着惊喜。

   他一把抓下眼镜,抓起衣角擦掉水渍,重新戴上仔细打量着林萧,激动的脸都白了。

   “嗯!找个地方歇会儿,一会儿收工回家!”林萧伸个懒腰,扫了陆松等人一眼,便朝着一处安静的地方走去。

   四周静悄悄的,那些看热闹的囚徒们,表情里全是惊讶震撼,悄悄议论交谈着刚才发生的事,过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地退到远处,甚至连离近了采矿都不敢。

   “朋友!”

   陆松平复一下心情,有些激动地走过去,对着林萧礼貌地笑笑。

   杜春赶紧给林萧介绍。“他是陆松,一直挺照顾咱们华人的!”

   其它华人也接连走过来,默默地站在旁边,也不说话,只是盯着林萧看。

   看上去貌不惊人,表情恬淡,一点儿都不像心狠手辣之辈,可动起手来却绝不含糊,杀伐果绝。

   这样的人物最为可怕,因为看不明白他的表情和意图,更猜不透他的内心。

   “咱们华人在罗刹监狱的地位好像不高啊。”林萧靠在山壁上,悠哉悠哉地说道。

   众人一阵苦笑。

   陆松看了杜春一眼,叹息一声:“咱们华人本来就少,而且能处在一起的,也就那么几个,当然会饱受欺凌,没办法。”

   “对啊!”杜春接过话,“也就我们这些人算是抱团取暖了,而且我们这些人进入罗刹监狱,都是被奸人所害,也算是同命相怜。”

   “其它华人

   大部分都是穷凶极恶之辈,早就投奔四大狱王,作威作福去了,也就咱们这些傻不拉几的人,还想着能坚守一下底线,太难了!”

   “没办法,来了这地狱,只能咬牙坚持着活!”

   众人被杜春提起话头之后,心情有些起伏,忍不住发起了牢骚。

   一言我一语,把他们在罗刹监狱这些年受的气尽数吐露出来。

   砰!

   一颗子弹呼啸而过。

   “他妈的,们在干什么?马上去干活?”

   半山腰突然响起一道冷喝。

   守卫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,直到现在才出现。

   陆松等人赶紧起身,跟林萧急匆匆打过招呼之后,便各自分开去干活,毕竟时间紧任务重,他们没林萧的运气,会有人替他们采矿。

   杜春一哆嗦,下意识地拿起工具就要走,被林萧轻轻拉住。

   “坐下!”林萧淡淡说道。

   “啊?”杜春想起来,现在自己也是大爷了,有人替他去采矿,享受着狱王的待遇,虽说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还是忐忑地坐到了林萧身边。

   守卫一看这俩人竟然敢无视他的话,瞬间就发飙了:“们发什么呆?找死吗?”

   杜春根本看不到守卫在哪,只是循着声音茫然地注视着半山腰黑暗之处。

   林萧手里捏着一块儿尖石,冷冷注视着黑暗中轻微晃动的影子,眼睛就像定位仪似地将他的位置彻底锁定,幽幽道:“有人替我们采!不行吗?”

   “有,有人替们采?”守卫愣了半天,有些不太相信林萧的话。

   刚来的新人,就有人替他采矿,不是谎话就是疯了。